GGV于红加入美团龙珠任合伙人,王兴的资本马车能有新走向吗?
科技

GGV于红加入美团龙珠任合伙人,王兴的资本马车能有新走向吗?

2021年03月23日 15:46:18
来源:申博登录网址

图片

| 陈之琰

编辑 | 刘旌

封面来源 | IC Photo

多位投资圈人士向36氪证实,美团龙珠资本(下简称:美团龙珠)即将迎来一位新晋合伙人:原GGV纪源资本执行董事于红。她将同时兼任美团副总裁职位,并进入美团龙珠投资委员会(IC),该投委会的其他三名成员为王兴、陈少晖和朱拥华。

在此之前,于红拥有超过10年的投资经历。2010年,毕业于浙江大学的于红最初加入华兴资本。从FA切入投资行业,其后在电商、教育等领域完成了“超3亿美元的私募和并购项目”。2013年,于红加入GGV后,在原有领域之外还拓展了物流、医疗等赛道投资,明星案例包括:作业帮、酷家乐、Musical.ly、满帮集团、火花思维等,独角兽甚多,进而也擢升至执行董事。

美团龙珠与美团战投和王兴的个人投资,可以被理解这个近2500亿美元超级巨舰掌舵者的资本“三驾马车”。2017年12月正式成立至今,美团龙珠围绕新餐饮、新零售和本地生活服务三个方向,以成长期阶段为核心,投资了喜茶、古茗、谊品生鲜、乐禾食品、肉联帮、易久批等多个大消费企业。2019年8月,美团龙珠在C轮投资理想汽车,后者也成为其首个IPO项目。

但作为三者中最为外部的资本猎手,龙珠却被长期认为与美团战投部定位接近,甚至被一些人称为“美团战投二部”。

带着七年老牌美元基金的投资经验,于红的加入将会为它带来哪些转变?

龙珠之于美团

美团龙珠有着与生俱来的产业底色。

2017年2月,美团对外宣称将以基石投资人的身份发起设立美团点评产业基金,即为美团龙珠的前身,目标30亿元,首期15亿元。其首笔资金除了美团之外,还吸引了腾讯、新希望等企业和专业母基金。

一开始的“产业定位”就很明确:关注大消费,项目集中在C轮以前。其后来的明星案例也多为人们熟知的线下消费品牌连锁,比如喜茶、古茗茶饮、幸福西饼,以及坊间甚传的蜜雪冰城等等。

这也不难解释:为什么美团为龙珠招募的第一位创始合伙人是朱拥华。朱拥华此前在大消费标签显著的天图资本任职过多年,先后参与、主导投资周黑鸭、慈铭体检、汤城小厨、贝乐学科英语、美丽岛、酷漫居等公司。他曾是天图内部第一个从实习生开始一手培养起来的合伙人。

另据36氪了解,美团龙珠高级总监史鹏飞此前也曾就职于天图。

美团龙珠的投委会上,除了朱拥华还有王兴和陈少晖。头顶美团龙珠CEO的头衔,陈少晖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美团CFO,分管战略与投资的高级副总裁,也就是“帮王兴花钱的人”。在美团内部,他是与阿里蔡崇信、腾讯刘炽平作用相当的关键人物。

2017年10月,美团龙珠募得40亿人民币后,王兴决意将规模做的更大一些,“基于市场需求和投资人需求的不对等,规模从原定的30亿美元提升到50亿美元。围绕大消费产业,吸纳70%外部LP,产业资本也顺势成为王兴的一根资本杠杆,同时满足构建生态、深耕产业、获取回报等多重目的。

从那时起,这支产业基金更名为美团龙珠——这也是王兴本人命名的。龙珠的含义是“很多要素具备之后才能实现愿望”,蕴含着这位互联网新大佬希望其能成为消费产业链上创新公司的“必备要素”。

王兴对这颗龙珠相当重视。有接近美团龙珠的人士告诉36氪,王兴会亲自过目推上投委会的项目,是“真正意义上的GP”。

王兴、陈少晖、朱拥华构成的美团龙珠投委会带来了一个直接结果是:相较于美团战投,龙珠的定位让业内感觉模糊。尽管是“美团旗下的产业基金”、对外宣称“战投的视野,财投的机制”口号、内部人员公开发声自家的定位是VC,但一直以来,同行对其认知更接近于美团的“战投二部”。

相较于顺为之于小米、山行之于车好多,龙珠和美团的关系似乎并不具备全然的可比性(当然雷军和杨浩涌也分别是这两家基金的关键GP)。顺为除了相当一部分投资是围绕小米展开之外,确实也有众多看似与小米无甚关联的投资方向,是协同且独立的“兄弟关系”。而正如最初名字中“产业基金”所示,美团对龙珠的战略协同性要求会更高一些。

36氪了解到,龙珠和美团战投部两个团队共同办公,有部分人员也是重叠的。

区别也是有的。美团战投的投资方向更为宽广、且轮次不限——在2015年10月美团点评完成合并后,美团战投覆盖领域在以本地生活为主的基础上逐步扩大,且多为单独投资或领投的主导型投资策略。2018年为美团战投的出手高点,此后相继完成摩拜单车、屏芯科技、别样红云PMS等多起并购。

这里多说一句,从王兴的资本布局来看,其个人投资、美团战投和美团龙珠堪比“三驾马车”。比如龙珠成立至今的第一个IPO项目理想汽车,就是王兴用自己家族办公室、美团战投,同时也拉着美团龙珠一起投入的。

说回美团龙珠,也正因更强的战略协同属性,不止一位投资人曾对36氪表示,同行和创业者在选择是否接受“理论上更独立”的美团龙珠投资时,也会有“美团的意图是什么”“没有边界的美团会不会投完就照做一个”之类的顾虑。

在成为召唤神龙的龙珠之前,它首先要证明自己——并非是吞噬一切的恶龙。

变,还是不变?

于红的加入能为美团龙珠带来变化吗?

最首要的一点或许是融入。2020年底,美团龙珠高级总监史鹏飞曾有过这样的公开发声:其内部曾招聘过很多做VC的人,大部分都走了。“今天留下来的很多是偏二级市场出身,以及产业背景的人,这些人反而留存率更高。”

从财务投资人的视角来看,近些年产业资本也在越来越受到关注和认可。这与近年一级市场投资的大环境相关。随着头部效应趋向极致,优秀资产极度稀缺,对于好公司,投资机构间的竞争从“判断的比赛”转变为“资源的比赛”。有人曾下过这样的论断,未来是产业资本的时代。

尽管如此,不难发现美团龙珠与于红的相互选择仍是基于彼此需要的。于红投资满帮集团、作业帮等公司的经验,能够有效补足美团龙珠在物流、科技互联网的视角缺失,而美团龙珠天然的产业纵深,也能成为于红日后投资出手的重要基石。

对比美团龙珠目前两位主管投资的合伙人:从风格上,于红更财务,而朱拥华更产业;从领域上,于红涉猎教育、科技、物流、出海,而朱拥华则以大消费见长。这样互补的投资人组合释放着多重信号:一方面,美团龙珠或将增加投资赛道布局;另一方面,也能一定程度上淡化战略属性、增加财务投资的元素。

未来,美团龙珠在具体投资层面将由朱拥华和于红两者并行,前者主攻消费赛道,后者发力物流与科技互联网。

从目前互联网巨头所呈现的投资风格来看,更偏战略的阿里和更偏财务的腾讯位于战投风格的两极。而小巨头们——不只是美团,也包括字节跳动、B站、滴滴等尽管投资动作活跃,但仍在摸索期,尚未形成有效、成型的打法。

此番王兴从老牌美元基金吸纳新的人才,是否表明美团龙珠有意更强化其财务投资属性?

对于陈少晖,其实有一个被很多人忽视的细节:他加入腾讯投资是在2011年——“3Q大战”后腾讯内部集中反思的一年。腾讯此间确立了“开放与分享”的转型策略,成立产业共赢基金。也是从那时起,腾讯将“资本”作为与“流量”同样重要的核心能力,开始了“最像财务投资人的战略投资人”的投资时代。

当然,腾讯的财务投资风格与其是流量生意、天然与大量公司存在潜在协同效应有关。但随着美团逐步成为消费领域的基础设施,通过资本构建更健康的产业生态体系,或许也能成为无限扩展业务边界之外的一个选择。

有FA人士告诉36氪,美团龙珠聚焦狭义的消费产业只是暂时,长远来看,还是要走综合性VC路线的。产业纵深不会长期占据权力上风,终究是要成为生态赋能的基础。

其实,早在美团龙珠成立之初王兴就表示过,美团龙珠的成立“标志着美团进入一个新的阶段”。秉承让大家“吃得更好,活得更好”的企业使命,美团对产业需要承担更多责任,“心态开放,方式多样”。

或许,美团龙珠转变的伏笔早在一开始就已埋下。

(感谢36氪作者咏仪对本文的贡献。)

网站地图 申博代理开户 澳门大三巴赌场 777老虎机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
菲律宾太阳娱乐官方网址 申博太阳城娱乐官网登入 申博游戏网站登入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合作
澳门金沙娱乐场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澳门金沙娱乐场
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真人游戏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申博游戏平台
申博娱乐注册 申博直营现金网 申博 申博登录网址